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化长廊 >> 小说连载

    第一百八十六章博士追求的爱

    来源: 作者: 发布日期:2012-08-17 点击次数:

    文章标签:

       自从上次武都文拒绝了郑晓琴之后,气急败坏的她连夜往大阳县赶,女人对感情一旦投入,把心都留在他的灵魂里,即使是形体离开了,可是魂却留在他的身体里。

      疲倦的郑晓琴回到任月倩身边,任月倩安慰她说:“别灰心,对于重量级的男人一定要有耐心,更要有恒心。其实,此次出师不利,这是我早已预料的事。”

      “任姐,你说这家伙有什么了不起,他哪点比我强,凭什么我非要嫁给他。”郑晓琴嗔怒地说。

      任月倩卟哧一笑道:“说漏了嘴吧,凭什么你非要嫁给他,这就是怎一个情字了得,我以前给你说过,我跟你爸时,的确设局欺骗他,陷害他。

      但后来不知不觉真喜欢上了他,要说他有什么特长,我也说不清,然而我现在才感悟出这情呀,原来并非言语所能说清的。唯有心的感悟,自身的直觉意识才能让人进入那种爱的境界,外人根本无法体会到你那种感觉。”

      “任姐,我真佩服你,你能从感情漩涡中走出来,而且消除了一切恩怨,而今又创立了一番惊天的事业,我真是佩服啊。一个女人,尤其是一个成功的女人,能够升华到你这种境界的人真是凤毛麟角。”郑晓琴既充满羡慕又生出无限敬佩,这也是她一直跟随着她干的理由。

      “我多次跟你说,成功背后也许是汗水,心酸,屈辱。还有太多的说不清的悲欢离合。就如炼狱新生,凤凰涅磬,破肾化蝶那前期的黑暗,痛苦的挣扎,许多人只看到我今天成功辉煌的一面,可是却从来没有看到我过去狼狈的一面,那种滋味也无法用语言来描述。我不用说,武都文走到今天,里面的酸甜苦辣只有他自己清楚,旁人真无法感悟出那个中滋味。”

      任月倩说完,给了郑晓琴一个苹果又说:“好在,我已走过了泥潭,看见了彩虹。”

      郑晓琴把苹果淑女式咬了一口:“哎呀,你不仅看见了彩虹,而是牛郎与织女鹊桥上相会了,算是功德圆满吧,饱汉哪知饿汉饥。”

      “你呀,你,几句话就没正经了,还淑女呢?不是有因为与男人相处了几天,说出来话就如此风情了,好像真正做了他的女人了。”

      任月倩凑过来了说:“怎么样,此次入山战况如何,没有抱得美男归,你们有没有那个啊?”

      “什么那个,有那快嘛,你以为你那些什么锦囊妙计,什么温柔体贴,怀柔政策男人都一沾即上,事实上你那些所谓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的经验通通在他的身上不管用,人家不上钩。哎,真是气死人。”郑晓琴半是气话半是幽恨地说。

      “要想搞定如意郎君,一生搭挡,千万不能草率行事,一蹴而就。你想想,那刘备为了创建事业不吝屈尊三顾茅庐,你不效仿一下刘皇叔。”宋建华提议道。

      郑晓琴一挤眼,耍起了小姐脾气:“干嘛,非要我去低三下四求他,我又不是嫁不出去。我一个女儿家追来追去已经掉价,他一个大男人,为什么这样,难道天下只有他才是男人不成!”

      “话不能这么说,谁追谁本不重要,最关键你是否真正爱他,爱一个人就应该为他付出,倘若还过于计较,那爱的意义也大打折扣。还有你必须摈弃传统残留思想,什么女追男掉价。

      你是在追求你的幸福,争取你的幸福。我敢保证,一旦你征服了武都文,他会百分之百地爱你,真的,像他这种真命天子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。他的确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,你千万别错过好机会了,在人品方面绝对没有问题。”任月倩一本正经地说。

      “你们都是太迷信了。我看他并没有你们所说的那么卓越、优秀,嫁汉嫁汉穿衣吃饭,男人有什么的好。”郑晓琴故意说气话。

      “男人有什么好,试试就知道了,有些人没有变成女人,就不知道男人到底那样好。不过,有些人是表面嘴巴说的和心理想的不一样嘛。我也不相信你还是处女不成,没有见过男人?”任月倩使劲地笑说道。

      说完任月倩跑过来,轻轻抱起她的头说:“别耍性子了,我还看不出来,又在说违心话呗。”郑晓琴还要任月倩说什么,宋建华已经摆出丰盛的早餐了。

      “饿死我啦。”郑晓琴不待夫妇二人请,直奔桌子而去。

      “阿姨,怎么你没把那个帅哥追到手?”宋灵灵一句话,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。

      “好你个小妮子,拿阿姨穷开心是不是?”郑晓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抚了宋灵灵的粉嫩的小脸蛋。

      “还是一家人有人气,很温馨,你也老大不小了,有个家,有个宝贝,你一下有了归宿。还可以让你改变许多观点,总之是颠覆性的。”任月倩搂着丈夫哄着女儿说。

      “任姐,你别显摆了,我不会嫉妒你,我更崇尚丁克家族。”郑晓琴咀着面包说。

      “妈咪,什么是丁克族?”宋灵灵闪着明亮眸子问。

      “还是阿姨来帮你回答这个问题吧,就是你爸和你妈两个人生活,没有你这个多嘴精。”郑晓琴瞅了瞅,装了个怪眼。

      “没有我,他们两人一点也不好玩。”宋灵灵的话双再次把大伙逗笑了。

      也正是一家人共进早餐温馨的一幕,又勾起了郑晓琴太多思绪,也产生了巨大波澜,是应该找一个男人嫁人,自己也渴望有一个温馨的家,一个宝贝在身边,那才叫生活,有人说博士白天愁论文,夜晚愁嫁人,看来这是我郑晓琴现在的生活写照。嫁人,这是一个严肃的事情,他关乎我一生,我总不能随便找一个男人嫁了嘛。

      “你休息两天后,还是回去把武都文请过来,确实我们公司也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才,还有也能让你们喜结连理,更重要是我们要帮助他,也算是赎罪,好人得有好报。无论如何,你得辛苦一趟,帮我把他请来。”还没等任月倩说完,郑晓琴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    “任姐,我们一起接他,有你陪我去接他,一定会把他抢回来的。”任月倩看了丈夫一眼,又看了看美丽妩媚的郑晓琴。

      “这个,嗯,你宋哥也知道这么大个公司我们都走了,谁来帮忙,我多次说我老公叫他别在市政府部门干了,辞职帮我打理公司,可他只念着官位。哎,这人各有志,有时还真不能强求。”任月倩说这番话时,也是被迫无奈的,她表面上说放下了武都文那份旧情,可是一想到,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种无法遏制的冲动。

      郑晓琴这才知道爱情真是这样,你爱的人他不爱你,你不爱的人,他偏偏爱你,如今许多师哥富家子弟来与谈情说爱,他都一概谢绝了,可是他都武都文却是一百个好。

    | 更多